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|湖南幸运赛车直播现场
主頁短篇美文短篇小說
文章內容頁

我成為了女經理的腳奴_風花雪夜小酒館

  • 作者: 浩
  • 來源: 美文社
  • 發表于2019-05-16
  • 被閱讀
  • 這一場雪已經落了好幾天,天地間茫茫一片。越靠近關外,天氣更是嚴寒。小鎮是出關的必經之路,鎮上最多的便是酒館客棧,供來往客商歇腳休息。

    如今關外起了戰事,出關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。但是,對那些走南闖北的客商來說,正經關口出不去,還有許多隱蔽小道可以經行。雖然如今關外很亂,但寧愿冒險賺錢的商人也還有不少。尤其是起了戰事之后,關外的人參、皮草運到關內來,緊俏得很,來往一趟,比得上以前兩趟。

    所以,這小鎮上歇腳休息的商人依舊不少。只是,這一場大雪已經下了十好幾天的功夫了。大雪封山,山中的那些小道并不好走,不少商人被困在小鎮中,整日唉聲嘆氣,咒罵著這鬼天氣。

    今年年景不好,關外在打仗,關內的日子也不好過。前一陣子大旱剛剛結束,便又迎來了這一場大雪。小鎮由于地處要道,賺來往行商的錢,鎮上的人都比較富裕。但在周圍一帶,不少村子里的人都沒吃的了。小鎮中每日間都可以看到不少乞討的老人小孩,很多人走著走著,就倒在雪地里再也起不來了。

    鎮上的一家酒館內,大門緊閉,外面風雪呼嘯,但這酒館里卻十分暖和。大堂正中安置著一個大火爐,火爐內的爐火燒得正旺,讓這酒館之中暖和了不少。不少被這場大雪困在這里的商人坐在酒館中喝酒,熱氣騰騰的酒菜上來,再喝上幾大口溫好的酒,再寒冷的天氣,也讓人覺得渾身舒爽。

    酒館之中一片鬧騰。這些商人來自天南海北,既然有緣在這酒館中相識,大家又都是生意人,本就牙尖嘴利,一個個喝著酒,說得眉飛色舞,那門外的風雪似乎早就忘卻了。

    今日恰好是冬至,酒館掌柜的也早就有所準備,宰好了羊,備好了餃子。餃子是羊肉餡的,在這寒冷的天氣中,羊肉最能暖胃。

    羊肉餃子端上之后,一個穿著皮襖,帶著瓜皮帽,渾身圓滾滾都是肥肉的胖子商人迫不及待地夾起一個放在嘴中,汁水四溢、回味無窮。胖子商人一邊吞咽著,一邊含糊著道:“好吃好吃。”嘴里的還沒吃完,慌不迭便又夾起了一個。

    身邊的同伴見狀,頓時不樂意了,一擁而上道:“老肥兄,這就是你的不對了,既然好吃的話,就該給兄弟們留一些啊。”幾人頓時搶成了一團。

    高高瘦瘦的掌柜走過來,綠豆眼睛瞇著,臉上帶著燦爛的笑意:“幾位客官,味道還不錯吧。這是小店特意用現宰的羊肉做的。今個兒是冬至,吃這羊肉餃子是再好不過的了。”

    胖子商人被同伴給擠了開來,一跺腳,拼命湊上前去,卻發現一盤餃子一個都不剩了。胖子商人一臉意猶未盡,一擺手道:“掌柜的,餃子再給我上兩盤,不成,再上五盤來。”

    掌柜的臉上露出一絲為難之色:“這餃子嘛,當然是有,只是,你也知道,我們可是殺了整整兩頭羊的,這價錢嘛…….”掌柜的嘿嘿一笑,小眼中閃爍著精光。

    胖子商人啪的一下放下筷子:“掌柜的,你是看不起我還是咋的。讓你上你就上,還怕我賴賬啊。”胖子商人臉上一百個不樂意,油膩的肉擠成一團:“我還就告訴你了,大爺我走南闖北,還就不缺錢咧。”說著,胖子商人掏出錢袋子,直接將一錠銀子拍在桌上,指著銀子道:“看到沒,掌柜的,這是十兩銀子,你給我管夠上,讓我們盡興嘍,這銀子就是你的了。”

    胖子商人一臉得意地拍拍屁股坐了下去:“我們都是生意人,十兩銀子,別說只是這點餃子,就是買你那兩只羊,也是綽綽有余了。這大過節的,你這不是給我添堵嘛你。”

    見到白花花的銀子,掌柜的眉開眼笑,連聲道:“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只是想讓各位大爺知道,我們這小店也是挺不容易的。”說著,掌柜的手悄悄向桌上的銀子伸去。

    “啪”的一聲,掌柜的慘叫一聲,伸出的手閃電一般縮了回來。便見胖子商人一邊敲著筷子,一邊對著掌柜的道:“掌柜的,現在說說,我還會賴賬不?”

    盡管被打了一下,掌柜的臉上仍然是一臉笑意,一邊搓著手,一邊瞇著眼睛笑道:“大爺說的哪里話,我從來就沒有這個意思。大爺您一看就是身家豐厚,怎會做出賴賬那等事情呢?”

    胖子商人收回筷子,擺手道:“知道便好,還不趕快上餃子去。”

    掌柜的這回吸取了教訓,一把拿走桌上的銀子,眼睛一瞇,對那胖子商人笑道:“大爺,若是不夠的話,您盡管再要。”胖子商人不耐煩道:“快滾快滾,別打擾老子吃飯。”

    掌柜的也不惱,彎下腰道:“好咧,我這就滾。”

    說著,掌柜的走到大堂正中的火爐邊上,將十兩銀子捧在手中,高聲道:“各位客官,今個兒是冬至,大家出門在外,也都不容易。小店也考慮到了這點,特供應美味的羊肉餃子,大家看到沒。”掌柜的將手中的銀子揚了揚,伸手一指胖子商人的那一桌,道:“那張桌上的大爺給了十兩銀子吃五盤餃子。還有哪位大爺想要吃餃子的話,盡管說,小店保證管夠。”掌柜的聲音拖得老長。

    掌柜的話剛一說完,立時就有不少人拿出銀子,吵吵嚷嚷道:“銀子有的是,給我們也上五盤來。若好吃的話,十兩一盤我們也要。”這些客商身家都很豐厚,被掌柜的這么一挑弄,出手都十分闊綽。

    掌柜的自然樂不可支,連聲道:“不急,不急,都有,都有。”說著,飛快地將那些銀子給收了過來,臉上的笑意忍都忍不住,一嘴黃牙也想要出來湊湊熱鬧。

    正在這時,酒館緊關著的大門突然間開了,一陣冷風頓時涌了進來。背對著大門的掌柜的渾身一哆嗦,轉過頭來,見到門外的人后,一臉笑意的臉上頓時沉了下來。

    門外站著一個瑟瑟發抖的小男孩,衣裳單薄,不少地方都裂開了。他雙手抱在胸前,身上落了不少雪花。見到酒館中的人突然都向自己看了過來,小男孩本來凍得雪白的臉上突然一片通紅,結結巴巴道:“我……我很餓,可……可以給我……我一點吃的嗎?”說著,小男孩低下頭去,看著自己鉆出鞋子的腳趾頭。

    掌柜的率先反應過來,將手上的銀子都裝進懷中,快步走到門前,口中大罵道:“小東西,你是想找死嗎?滾開,滾開,這大冷的天,你是想要凍死我啊。”掌柜的趕過來,打算將門關上,臉上一臉怒色,看也不看那小男孩一眼。

    小男孩臉色漲得通紅,在風雪中瑟瑟發抖。張了張嘴,想要說些什么,但終究沒有說出來。在那掌柜的關門之前,轉身便想要離開。

    酒館大堂的角落中一道低沉的聲音突然傳了過來:“慢著。”便見角落中走出來一個中年漢子。這中年漢子面目粗獷,身材挺拔雄壯,他的桌上還放著一柄大刀,看起來,似乎是個江湖人。盡管只穿著一身布袍,但站起身來,卻自有一股威嚴氣勢。

    本來想要關上門的掌柜聞言,回過頭來,看著中年漢子向自己走了過來,臉上很快浮現出一絲諂媚笑意,哈著腰道:“客官,你是要出去嗎?”

    中年漢子經過那胖子商人的桌子的時候,端起一盤熱氣騰騰的餃子便走了過去。那胖子商人見狀,臉上皺成一團,怒氣浮現,正打算發作,只聽啪的一聲,那中年漢子留了一個東西在桌上。胖子商人定睛一看,臉上的怒氣頓時消失了,便見那桌子上赫然多了了一錠金子。胖子商人將金子拿起來掂了一下,眉開眼笑地將金子揣入懷中,到嘴邊的話也縮了回去。

    中年漢子走到掌柜的面前,伸手將掌柜的擁到一邊。掌柜的雖然瘦,但起碼也一百多斤,但這中年漢子只是手臂稍微一擺,掌柜的連掙扎都還未來得及,便被擁到邊上,還踉蹌退了兩步。

    掌柜的一臉驚駭,話也不敢說一句,懷中的銀子紛紛掉在地上。掌柜的見狀,慌慌張張將所有銀子全部擁到了身底下,撅著屁股,生怕銀子被別人搶去一般。

    中年漢子單手將門打開,對著那將要離去的小男孩道:“小鬼,等一下。”小男孩聞言回過頭來,一臉驚慌,不知所措。

    中年漢子端著羊肉餃子走到小男孩面前,道:“拿去吃吧。”小男孩有些害怕,雙手抱在胸前,良久也不敢去接。中年漢子又道:“拿著吧。”這回小男孩才瑟瑟發抖地將餃子接了過去,小聲道:“多……多謝。”

    中年漢子低頭打量了小男孩一眼,低嘆一聲,從身上摸出幾塊碎銀子,塞到小男孩單薄破舊的衣服口袋里:“自己去買件衣服吧。”說完,這中年漢子轉身便向屋內走去。

    小酒館的門剛剛關上,掌柜的剛從地上爬起來,將銀子揣進了懷中,便只聽吱呀一聲,小酒館的門又被打開了,一股寒氣瞬間涌了進來,掌柜的又是一陣哆嗦。他轉頭看去,稀疏的眉毛立時豎了起來,怒聲道:“你……你怎么又來了呀。”說到最后,掌柜的語氣軟了下來,偷眼向角落里的那個帶刀的中年漢子看去。

    便見剛剛的那小男孩又站在了門口,手中還端著羊肉餃子。只是這短短的功夫,本來熱氣騰騰的羊肉餃子竟就冷了下來。

    在小男孩邊上,還站著個公子哥,眉目俊郎,氣質儒雅,身上罩著貂皮長袍,身材修長挺拔。這樣的人,在這靠近關外的地方,掌柜的可從來不曾見到過。

    少年公子哥牽著小男孩的手,走進了小酒館中。只聽少年公子哥溫和道:“掌柜的,這里還有位置吧。”

    掌柜的臉上擠出笑意,連聲道:“有,有,當然有了。”說著,他回過頭來,掃了一眼,見這大堂中已經坐滿了人,臉色頓時有些尷尬起來,搓著手道:“這個……好像沒有位置了。”

    少年公子哥關上門,道:“不礙事,我找個位置坐一下便成了。”說著,看了這煙霧繚繞的大堂一眼,牽著那有些畏畏縮縮的小男孩的手,奔著剛剛中年漢子的位置走了過去。

    自從這少年公子哥走進來,本來快要吵破天的大堂突然安靜了下來,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到了這少年公子哥的身上。小男孩顯然并不適應這一切,一邊走,一邊躲在少年公子哥的身側,根本不敢抬起頭來看人。

    到了中年漢子對面,少年公子哥絲毫不客氣,坦然地在中年漢子的對面坐了下來,拍了拍身邊鋪著毛皮的長凳,對著小男孩道:“來,你也坐。”小男孩嗯了一聲,乖乖靠著這少年公子哥坐了下來。

    中年漢子的桌上本就有酒有菜,這少年公子哥也沒有點菜的意思,只聽他道:“掌柜的,添兩副碗筷來。”中年漢子絲毫沒有覺得意外,臉上神色如常,斟了一碗酒,仰頭便干了。

    掌柜的也察覺到事情有些不對勁,不敢怠慢,飛快地上了兩副碗筷后,飛快地退了下去。

    少年公子哥一點也不客氣,拎起酒壇倒了一碗酒,喝了一口后,道:“酒不是好酒,但在這寒天喝起來,夠味道。”說著,他遞一雙筷子給身邊的小男孩道:“盡管吃,今天對面的大叔請客。”小男孩怯怯地看了中年漢子一眼,又看了少年公子哥一眼,搖了搖頭。

    中年漢子粗聲道:“讓你吃你就吃,客氣什么。”小男孩聞言,猶豫了一下,方才接過筷子。他實在是餓壞了,本還覺得有些害怕,但一會兒之后,便開始狼吞虎咽起來。

    中年漢子拎起酒壇又斟了一碗酒,嘆道:“眼看著就要出關了,終究還是讓你給追上了,要不是這大雪的話,唉。”漢子搖了搖頭。

    少年公子哥舉起酒碗,對著中年漢子道:“不知道,我是該叫你仆散端,還是該叫你卜文端。”

    中年漢子道:“仆散端也好,卜文端也罷,只一個名字罷了。”說著,將碗中的酒一飲而盡。少年公子哥道:“看在這位小兄弟的面子上,留下邊關布防圖,你就可以走了。”

    中年漢子放下酒碗,哈哈笑道:“你覺得你可以勝過我?”少年公子哥平靜道:“勝過不敢說,我只知拼死一戰罷了。”

    中年漢子沉聲道:“我此次南來,為的就是探明中原的地形地貌,邊關布防。現在好不容易繪成這邊關布防圖。你以為,只憑你幾句話,我便會束手就擒嗎?”

    少年公子哥依舊一派平靜:“這樣看來,你是不想安然回去了。”中年漢子長嘆一聲道:“你為何如此苦苦相逼?”少年公子哥喝了口酒:“若讓你將邊關布防圖帶回去,中原的大好河山,便要暴露在你們女真人的鐵騎下了。”

    中年漢子冷哼一聲:“你看看你身邊的這小鬼,你再看看這塊土地上的其他人。你們的皇帝,根本就不會顧及你們的死活,你又何苦要苦苦守護他的江山。”

    少年公子哥搖了搖頭:“我并不在意什么誰的江山。”他的聲音也冷了下來:“若不是看在你還有點良心的分上,你的性命也必須留下。你現在走的話,還來得及。”

    中年漢子看向對面的小男孩,眼神閃動,低聲道:“我也有一個兒子,也像這小鬼一般年紀。現在關外風雪那么大,也不知他有沒有吃的。我只希望,他在餓的時候,也能有人給點吃的給他。”中年漢子聲音中透著一股悲憤:“你們的皇帝昏庸無能,占著天下最繁盛的地方,卻有那么多人吃不飽飯。而我們的皇帝與你們不同,我們生活在苦寒的地方,但我們的皇帝卻想盡辦法讓我們吃飽飯。讓我們的皇帝進關來,讓所有人都吃飽飯,這樣不好嗎?”中年漢子虎目圓睜,直勾勾盯著對面的少年公子哥。

    少年公子哥緩緩道:“這都是你一廂情愿罷了。紛爭一起,會有更多人沒吃的,甚至要失去生命。”

    中年漢子冷哼一聲:“眼下被這大雪凍死的還少嗎?”少年公子哥沉默下來,他不知如何說,他的眼神略微有些猶豫,但隨即又堅定下來。

    小男孩吃得很痛快,自從這場大雪開始下以來,他只吃過幾個冷饅頭。大旱之后便是大雪,他已經很長時間沒吃飽過了。小男孩眼里只有一桌子的飯菜,根本沒有心思顧及身邊的兩人到底在說些什么。能吃飽飯,便是他最大的心愿了。

    少年公子哥將面前的烈酒一飲而盡,站起身來:“吃好了的話,就出去吧。”中年漢子眼中掠過一絲失望神色。他拎起酒壇,仰頭狂灌幾大口,將剩下的酒全喝光了,抹了一把嘴,沉聲道:“走吧。”

    小酒館的大門再次被打開,風雪一擁而入,靠得近的人被凍得一哆嗦,但沒人敢說話。中年漢子率先走了出去,少年公子哥隨后也走了出去。

    小男孩正埋頭吃飯,見身邊的少年公子哥與對面的中年漢子突然離開,他抓了幾個餃子在手中,也慌忙向外跑去。剛要關上的大門吱呀一聲又被打開,小男孩一頭扎進風雪中。風雪茫茫,眨眼便看不到三人的蹤跡了。

    掌柜的渾身哆嗦了一下,快步走到大門邊上,頭伸到外邊看了一眼,見風急雪厚,人都沒了蹤跡。他迅速縮回頭,將門給合上,伸手撣了撣身上沾著的雪花,嘟囔了一句:“可真冷啊。”隨即又摸了摸懷中的銀兩,臉上浮現出舒心的神色。

    掌柜的走到大火爐邊上,扯開嗓子喊道:“還有大爺要羊肉餃子嗎?”剛剛冷清下來的小酒館又鬧騰了起來。



     

     

      本文標題:我成為了女經理的腳奴_風花雪夜小酒館

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fjry.tw/article/64403.html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