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|湖南幸运赛车直播现场
主頁短篇美文短篇小說
文章內容頁

輪軒一女多男小說 |寶貝把腿張開好深一點h

  • 作者: 浩
  • 來源: 美文社
  • 發表于2019-05-16
  • 被閱讀
  • 前言

      你是一顆銳利的星星,墜落我心,散落一地光芒,我一點點拾起,卻依舊改變不了時間的軌跡。

    壹 他要結婚了

      “哎,學姐!”熙熙攘攘的人群中,徐一博快速穿梭著,為了追上前方的女孩。

      “清慧學姐!”終于追上了,拍了一下林清慧的肩,走神的她這才聽到名字回過頭來。

      總是如此,他追著她,她望著前方追趕那一個,前方一個男孩正為一個女孩買著糖葫蘆,模樣甚是甜蜜,不由得讓林清慧看的出神了些……

      “學姐你怎么也回來了?怎么,想吃?”徐一博看向那糖葫蘆,包和行李丟在她腳邊就去了,“等著我!”

      林清慧很不自在,直到徐一博拿著兩串糖葫蘆回來都遞給她,接過她的行李……

      “哎,我自己來吧……”

      “別介,你走個路都能出神的,沒以前靈光了,呆了許多呢,哈哈哈。”徐一博陪著她一路坐車回到了小區,她卻一路無話,出神望著車窗外面。

      “我給你拎上去,你可得請我喝口茶坐坐。”

      “你不住在我家隔壁么,自己回屋喝去。”懶得理他,正要拿過自己的箱子,偏偏不讓她拿,倆人竟然鬧了起來,一會徐一博箱子摔地上了,吭哧一響,“哎,學姐,你這可就不厚道了,你這可得賠償我,晚上請我吃飯喝酒,說定了!”徐一博好像很開心,180的個子還像小孩子一樣,165的林清慧得上倆臺階才能摸到他頭,但她只是想了一瞬,便上樓了,老小區沒有電梯,她家又在六樓。

      “你愛提著你就提吧,我上去了。”輕快的步伐和聲音讓徐一博心安了一會,便開始爬樓了。

      “我進來了~”602門開著,徐一博提著倆箱子進了,林清慧正洗了倆杯子出來,“哎,你回你家去呀,干嘛丟我這?”

      “我沒鑰匙,爸媽還沒回,先坐坐唄,我的糖葫蘆呢?”徐一博打量了一下屋內,調皮的蹦進沙發問道。

      “怎么還和小孩子一樣……”她小聲嘀咕了一句,又大聲說,“你的糖葫蘆我丟了。”

      “我不小了,22了,也只比你小兩歲而已,我都工作一年多了!快給我我的糖葫蘆!”一會正色一會像小孩子一樣撒嬌,她真的受不了,畢竟確實出落成大男孩了……

      “給你,姐姐請你吃飯喝酒去。”她丟給他糖葫蘆,另外一根插在了自個臥室梳妝臺上花瓶里。

      “學姐,你好像不開心,能和我說說嘛?”餐廳里,徐一博看著一杯一杯酒下肚的林清慧問道。

      “我沒有,不過就是……”

      “就是什么?”他擔憂的盯著微醺的某女。

      “就是啊,哈哈哈,你這么認真的盯著我,我怕你還喜歡我……我跟你說,他要結婚了。”徐一博正要說的話吞進肚里,陰沉著臉也干了一杯酒。

      “干嘛這個表情,姐姐好怕,哈哈哈,你要不要幫我去打他?”

      “所以你回來是為了他?他的婚禮?什么時候?”徐一博陰沉著臉問。

      “沒有啊,姐姐沒那么傻,他月底結婚,人家還沒發請帖給我呢,我這個月想放松一下,好久沒回來了。”林清慧別開眼,拿起酒瓶要倒酒……

      “放手,別喝了,我該送你回去了。”徐一博適時抓住了酒瓶。

      “不,我要喝,你陪我喝嘛!”她其實還清醒,只是心里好苦,好想發泄一下……

      “你說故事,我喝酒,發泄一下就好了,女孩子喝酒不好。”徐一博道。

      “徐一博,你還記不記得,那年初三……”

    貳 你為她打傘,她為別人下雨

      那年林清慧初三,徐一博剛上初一,新生開學演講時林清慧緊急救治了中暑差點休克的徐一博,后來倆家買房子恰巧又是對門,所以徐一博常叨擾她請教作業。

      林清慧初三還沒有談過戀愛,所以當張星銳同她表白時,她不知所措的紅了臉。張星銳在班里學習成績中等,平時還有點喜歡和班里男孩女孩打打鬧鬧,而林清慧屬于那種家境一般,成績中等偏上的乖乖女,人家都在談戀愛的時候她在乖乖讀書。

      “上課了上課了,星銳你還杵在人家學霸面前干嘛,沒看人家理都不理你……”一女同學打趣道。

      張星銳有些說不清道不明的情緒,尷尬的回座位了。

      那節是數學課,林清慧之所以記得這么清楚,是因為那道題全程沒聽進去,導致后來類似的題型總找不到技巧。

      下課之后同學叫她一起上廁所,她本不想去,但是側身余光看到張星銳坐在后面幾排座位呢,就硬著頭皮拉著同學經過講臺,從前門出去了。

      “怎么這個表情,還拉我從前門走,咋了,該不會……”趙雯一臉八卦的樣子,林清慧無語翻白眼,不知道這家伙嘴里能蹦出什么來。

      “該不會,你給誰表白被拒了?”

      “小雯,你瞎說什么呢。”林清慧和趙雯一路上打鬧著,路過籃球場被兩男同學攔住了。

      “咳咳,林清慧同學,我們朋友想和你談一談。”是校籃球隊的,因為她倆班上有幾個籃球隊的,所以這倆個人也見過。

      “你們朋友誰啊,我家慧慧很忙的。”趙雯推脫道。

      “是我。”兩五大三粗的男孩子讓了開來,張星銳走了出來。

      林清慧生怕張星銳又說什么喜歡的話,推著趙雯就要走……

      “哎,慧慧怎么了,這不是我們班同學嗎?”趙雯納悶,這么一推搡,張星銳伸手拉住了林清慧的胳膊,她一驚正要掙來。

      “我有這么討人厭嗎?”他有些挫敗感了。

      “小雯,你先去上廁所,等會教室見。”

      “哦。”趙雯看不像是找茬,投來一個曖昧的小眼神就走開了。

      “我有這么討人厭嗎?”張星銳拉著她還不曾放開,周圍有些人已經圍觀看熱鬧了,林清慧不喜歡這種被當做稀奇一樣看待的眼神,她只想好好讀書,考上心儀的學校。

      “我沒有討厭你,我只是不喜歡……”她聲音很小,小的大家都沒聽清,唯獨張星銳聽到了不喜歡,更拽緊了些,林清慧覺得吃痛便將手抽了出來,他沒有再阻攔。

      “不喜歡……是么。”

      “我不是說我不喜歡你,我,我就是不想談戀愛。”她解釋道,男孩轉身,往常的傲氣此刻沒有,好似落寞,又像是一種解脫。

      然后有幾日林清慧都不敢碰見張星銳,在教室也不敢看他,不過每當下課她借機眼神瞟過去,張星銳都不在,或許是在打籃球吧,但是有時候她和趙雯一起去上廁所經過籃球場也看不到他的人影,這下林清慧想通了,人家是在躲著她呢,這下,估計是人家討厭自己了呢。

      在這之后平靜了一段時間,可是林清慧心里卻有些空落落的。某天晚自習課間,小雨下的漸漸大了些,林清慧出來透透氣,就看見某人就一件單薄校服外套,還在雨中張開雙臂像是在享受日光浴般,還仰著頭,可這不是陽光下……

      “哎,你在干嘛呢,淋雨?”林清慧在屋檐下問道,沒有聽到回復,她又試探喊了一聲,“喂!張星銳!”

      雨中的少年低頭收回雙臂回頭,像一個沒了翅膀的天使,緩緩吐出三個字,“要你管?”

      林清慧吃癟,鬼使神差走進雨中,果然,很清新。

      “你干嘛,別人做什么你就要做什么嗎,別人學習你也要學習,別人吃屎你也要吃屎啊!”張星銳毫不客氣的說。

      “要你管。”林清慧毫不猶豫回道,“你要吃屎,我也不會學你。”

      張星銳回頭,突然無頭無腦說了一句,“三年了,我喜歡了三年了。”

      林清慧哽了一下,喜歡我三年?不會吧?那我豈不是太傷人家心了。

      “額,你不要傷心,你會找到更好的,林清慧又矮又不漂亮,誰喜歡她呀!”越說越不像安慰,干脆閉嘴,呸呸呸。

      張星銳突然回過頭盯著自黑的某人,快步過來在某人臉頰碰了一下,然后匆匆跑走了。

      啊?剛剛是……張星銳親了我……的臉頰……啊!我的初吻還在吧……那是……他的初吻?

      一把傘為林清慧遮住了雨,直到主人發聲,林清慧才回過神。

      “學姐,你怎么在淋雨,臉這么紅,是發燒了嗎?”徐一博正要摸她額頭,她躲開了,捂著臉跑走了。

      上課時林清慧不敢往后轉,平日里有時還偷偷瞄一下,現在則是十分端正的聽課,其實內心波瀾未平,不知道誰在后面丟粉筆,幾次都砸到她的腦門!林清慧心里想著要把這個搗亂的人碎尸萬段,可是……一個字條落在了她腳邊,卷的工整漂亮像一個迷你縮小版的卷軸,上面隱約標著林清慧三個字……

      林清慧心里猶豫了一下,正巧書中央的筆滾落,她還是選擇一起拾了起來。

      “放學別走。”

    叁 其實愛情有回音,折射我自己

      “那學姐,你最后,去見他了嗎?”

      女孩已經幾杯酒將自己灌的暈睡了過去,可能是這小子太讓人放心了吧……

      徐一博自己沒喝多少,打了車,扶著人挎著包坐了進去,到了地方還得上六樓……

      “哎,一博,你這小子,帶的女朋友呢?喝醉啦?”門衛大爺調侃道,心想這小子有點出息了,都有女朋友帶回家了。

      “林大爺,這是我家隔壁的清慧丫頭~”徐一博沒提女朋友這回事,可林大爺就想入非非了~

      “哈哈哈,肥水不流外人田,可得抓緊了哦~”

      哎,喝醉了真沉……好不容易到六樓,一手抱住清慧,一手翻出包里鑰匙開了她家門,將她先放沙發上,正欲起身去燒水,結果被拉住了手。

      “不要走……”徐一博無奈,怕她亂動摔地上,將她抱到了床上,脫了她的高跟鞋,蓋了被子,看她臉上應該是有妝容,想著應該擦一下臉會舒服些,轉身梳妝臺上面什么都沒有,他便開了箱子,密碼鎖他試了一下就開了,她的生日930,拿出化妝品一樣一樣碼的整齊,看她睡的沉,去打了一盆熱水來,小心翼翼的給她戴上兔子發箍,拿化妝棉笨拙的給她卸妝,用潔面乳,而后用新毛巾給她洗了臉。

      忙活完靜靜的看著這張皺著眉頭的小臉,忍不住走過去給她輕輕的撫平眉頭,好似感應到有人陪著,終于安心了些,抱著他的手臂微笑著,本來他很享受這種被依賴,可是她拖著他手臂要翻身,一下子重心不穩他摔在了她身側,柔軟的床還有著她的氣息,徐一博一時有些慌張想要起來,畢竟也是成年人了……他可不想被她罵流氓被拉黑!

      可是林清慧睡著了,她平時有抱玩偶睡覺習慣,這次回來嫌占空間沒有帶,徐一博是不太清楚她有這習慣,加上她喝醉了力氣有些大,他一時掙不開,只好先將就側躺著,一只胳膊還在她懷里抱著……

      林父林母沒有回來,想必是出差了,徐一博聽著她的呼吸聲,心頭有些癢,忍不住想要抱她一下,結果她松了手,平躺著了,臉還側向他這邊……呼吸打在徐一博臉上,簡直是太撩人了,徐一博趕緊起來去了洗手間,用冷水洗了幾把臉,又去陽臺抽了幾根煙,直到感覺到凌晨有些冷意,想了想沒有漱口,進了屋。

      林清慧其實醒了,摸了摸臉,發現好像有人給她洗了臉,好像是……徐一博?聽到徐一博咳嗽聲開門進屋,她趕緊又閉上眼,畢竟她酒量不太好,喝了酒肯定說了很多丟臉的話,這樣醒來太尷尬了。

      徐一博是不知道她醒了的,將椅子小心的拉到床邊,他坐下細細端詳她,她感應到目光,假意翻了個身,過一會又平躺著,徐一博給她掖了被角。

    突然徐一博忍不住抽泣了,捂著臉埋在腿間,隱隱的哭泣,聲音細微,可他沒想到她此刻是醒的,她也不會拆穿他,一旦捅破,朋友都難做,這就是紅顏知己和男閨蜜……

      安靜到,除了呼吸聲,就是眼淚掉在地上的聲音,沉的壓的林清慧喘不過來氣,假意的伸懶腰好似要醒般,徐一博才收了聲,急忙的搽了淚,可那女子好像只是睡熟了,無意的動作罷了。

      “學姐,我……這是喜歡你的第十年了,我不知道我是否還能堅持下去,但是,只要你跨出一步,剩下99步還是999步,我都會奔向你,只要,你走一步……”聲音甚至帶著一絲哭腔,清慧此刻心是沉重的,正如她的十年,他也是如此過來的吧……甚至,比她還要慘……她至少,是見過太陽的人,而她不曾給過他一絲希望,他還堅持了十年,她好想坐起來抱抱他,可是不能……

      徐一博下了決心一般,俯下身貼著棉被抱了她一下,或者可以說,僅僅只是抱了一團棉花……但還是忍不住,手指輕撫她的嘴唇,而后,帶著煙味的唇小心翼翼的輕觸了一下,立刻就拉著椅子坐回電腦桌面前,筆記本電腦密碼不知是幾位數,他本想上網,準備關掉之際,無意按到了字母“z”,而后電腦就開了。

      是字母z,那個人姓張。煩躁的扣下了筆記本!徐一博趴在電腦桌上,強迫自己睡覺。

    肆 門當戶也對

      八點,徐一博已經在廚房忙活,睡了三四個小時,半夜還哭了,心情又煩躁,自然是沒睡好的,黑眼圈像熊貓,好在拿冰袋補救了一下不腫了。

      林清慧不知道自己昨晚怎么又睡著的,起來時早餐已經擺在桌上,只留了一張字條。

      “我吃過了,早餐你記得吃,牛奶熱一下,醒酒。”

    吃完早餐林清慧趕緊找了趙雯!一條消息彈過去,趙雯立刻馬上回復了n條!

      什么?你說你昨晚和小迷弟喝酒,你喝醉了他給你卸了妝洗了臉還親你了!恭喜你可以收服一枚炒雞棒的弟弟哦!姐弟戀多浪漫!且行且珍惜!不行就讓給我!

      不行,我怕你對我弟弟不好!林清慧回復道。

    看看看,這就開始心疼上了!趙雯馬上接道。

      啊,怎么辦!徐一博啊徐一博,姐姐該怎么回復你呢!林清慧關了筆記本,又打開,猶豫了一會,還是把開機密碼換了,而后清理關于那個人的痕跡……

      也該開始新生活了!

      “徐一博,我……”

      “姐姐我……”

      “啊!”林清慧在家里來回踱著步子,思考著如何拒絕徐一博,這么多年鄰居兼學弟,她真的很純潔的看待,可是婉轉又怕他不懂,冷漠又做不回朋友,她真的很頭疼!

      結果這下更頭疼了,是張星銳的微信消息……

      清慧,你在嗎?我這個月底結婚了哦,有空記得來參加。而后是一個鏈接,電子請柬,還有婚紗照……男孩女孩笑的很美好,她卻覺得,此刻有些扎眼了。

      初中同學群里此刻炸開了鍋,大家紛紛祝賀張星銳新婚快樂之類的,她也發了一個新婚快樂,大家紛紛開始談論帶家屬之類的,有一對同學很早已經結婚,是班里第一對,也是唯一一對從初中到大學的,畢業就結了婚的,有的人還沒有歸屬,大家紛紛羨慕。

      突然不知道誰戲弄起了林清慧,艾特張星銳,邀請了你的初戀女神嗎?有的人想起了初中那一段,也艾特了林清慧,打趣道,是啊你們倆以前不是談過嗎?

      趙雯趕緊冒了出來,哪有,明明是張星銳單戀我家慧慧。——畢竟是這么開始的,這樣解圍應該也不為過。

      接近尾聲張星銳終于發聲了,那都是小時候的事情了。大家這才哈哈笑了過去。林清慧盯著屏幕那幾個字,眼淚再也止不住,掉在了鍵盤上,一顆一顆偌大的淚珠,晶瑩剔透,像斷了線的珍珠……

      扣上了電腦,趙雯的微信消息也沒有回,想必是安慰了,無所謂,反正我已經放下他了……可是心還是好痛……

      趙雯眼見著林清慧不回消息,怕她出了事,趕緊找到列表里的徐一博,給他說了請柬還有群里發生這事。

      徐一博握了握拳頭,還是認命的出了門去敲602的門。過了一會而門才開了,林清慧避開他的眼神,他還是看到了她的眼睛有點紅,不過沒說。

      “怎么啦?你爸媽也出差了?沒午飯吃?”故作輕松的語氣,想必很難受,還是不要拆穿了……

      “是啊,蹭飯,你會做飯嗎?”說著十分自然的進了廚房,打開冰箱指著那些魚和肉,示意她來。

    她聳聳肩,“我告訴過你了,我不會做飯,別指望我。”

      給老爸老媽發了消息,二位問她在干嘛,她說徐一博爸媽也不在家,在602打算給她煮飯呢,二位彼時正在回來的路上,相視一笑,林媽回復一句,我們回來還早,你們自己解決吧。

      其實兩家都很看好孩子們在一起,畢竟多年鄰居,不是好友也成了好友,孩子品性又都端正,兩家家長也不在意年齡了,樂得他們在一起,林媽又給徐媽媽發了微信,說了情況,徐媽趕緊給兒子發信息了,我們回來還早,一個星期你自己解決吧,還轉賬2000元,又說不夠找她要!徐一博打開手機看完,剛好林清慧也看向他。

      “我爸媽回來還早,你做飯?”林清慧趕緊道,生怕廚師跑了,畢竟早餐可以西式,午飯可是要吃的像皇帝的~

      “我媽也說回來還早……我就會做些簡單的……將就吃吧。”

      于是乎午餐就是酸菜魚,一個紫菜雞蛋湯,一碟西蘭花……

      “這你還說將就吃,我覺得魚最難煎了……還有湯,味道不錯!”林清慧豎起大拇指,此刻哪還有什么壞情緒,徐一博見她開心便也笑了。

    伍 他還有機會

      吃完飯兩人一起收拾桌子洗碗,菜量剛好倆個人,皆被空了盤……

      “那個……他給我發了請帖了,月底麗楓酒店……”

      “你不帶家屬去?”

      “沒有家屬啊,讓小雯陪我去。”

      “哦。”沒有就好,那他還有機會……

      清慧看了一眼認真洗碗的徐一博,這人可真沉得住氣,她們認識十年了,不知道他是從什么時候喜歡她的呢……

      “去逛街吧。”徐一博洗完碗搽了手出來,突然來了這么一句話。

      “啊?”

      “快到月底了,你不去逛街買禮服嗎?不得穿的好看一點去見老同學?”

      “哦!好,你等等我化個妝。”她說著趕緊洗臉折騰去了。

      “化什么啊,不用化,我就喜歡看你素顏的樣子!”噗呲,她沒忍住笑,看向鏡子中的自己,有多久沒有這樣笑過了……

      趙雯月底才回來,她只能先和徐一博出去逛逛了。她看上了一條白色抹胸禮服裙,礙于有一絲性感,從試衣間出來時臉還是紅撲撲的,他背對著徐一博照鏡子,他打量了一眼鏡中的女子,其實她的身材還是很好的,只是平時都沒有凸顯出來。

      “挺好看的呀,怎么了?喜不喜歡?”

      “啊,感覺有點怪怪的。”

      “就這身吧,脖子太空了,陪你去買項鏈,還有鞋子,要配高跟鞋吧……”她尷尬的看了看自己腳上的小白鞋,可是她平時不愛穿高跟鞋,嫌那個太累腳。

    徐一博給她挑中了一顆跳動的心的項鏈,直接付款了,然后給她戴上。

      “女朋友吧,這顆跳動的心,代表永恒的愛哦,祝您幸福!”店員說的林清慧怪不好意思了,沒有反駁。

      “來,這一雙試試,36的。”徐一博幫她選了一雙卡其色五厘米粗跟的高跟鞋,拿過來直接幫她穿上……

      “啊!我自己來吧!”

      “沒事,伺候你我愿意。”

      “你怎么知道我穿36的?”林清慧納悶的問低頭為她穿鞋的男子,男子笑了笑,沒有回答她。

      “陪我去看西裝?”

      “我……我不會看男裝……”

      “沒關系,陪我就行。”于是乎倆人從女裝逛到男裝,售貨員以為是男女朋友關系,林清慧只尷尬的笑笑,懶得解釋了。

    陸 女孩赴男孩最后的約

      徐一博在602做了三天飯,變換著花樣全是徹底收服了林清慧的胃,第四天早上林清慧早起精心打扮了一番,今天,是張星銳的婚禮。

      趙雯從昨天就念叨著要她早點去車站接她,還說要見她家帥哥,她說,人家不是我的帥哥,趙雯發了一個喲喲喲的表情包,表示對她口是心非的鄙視。

      早餐匆忙吃了幾口就要走,徐一博開了車送她,先去接了趙雯,趙雯看見徐一博可開心了,偷偷在林清慧耳邊夸她找個了好苗子,身高顏值都有,還做得一手好飯,聽的她耳朵都起繭子了。

      有你說的那么好嗎?林清慧小聲道,徐一博正提著箱子放進了后備箱,她倆落在后面說著悄悄話。

      明明這么好,人家從上學就粘著你,如今還是一如既往的喜歡你,年齡算什么問題嘛!

      林清慧不理她,其實她心中是有些欣喜的,只是小鹿撞了倆下還是被現實拉了回來,她還沒有完全放下,和歌詞相反,今天女孩赴男孩最后的約。

      “到了,學姐,我陪你去吧?”徐一博停了車,車門還未解鎖。

      “你陪我去做什么?”

      “哎呀,家屬唄,咱可不能被人家給比下去了,走吧。”

      “你讓他當你家屬,我不要家屬。”林清慧說著,就要打開車門,結果卻紋絲不動。

      “要不要我陪你去?”徐一博回頭目光殷切,趙雯沖她直擠眉弄眼,想想也沒損失,免得那些同學又八卦她和張星銳,也弄得人家面上尷尬。

      “好啊,你陪我去,就拜托你假扮一次男朋友吧。”

    徐一博開了車鎖,率先下車拉開了車門,趙雯先下了,到林清慧下時體貼的為她護住頭。

      “嘖嘖嘖,慧慧你男朋友好體貼啊!我都吃飽了!”趙雯說著趕緊溜進了大廳,晚一步可就得遭遇林清慧的魔掌了,她才不要。

      “嗨,杜文文!胡文靜!”

      “嗨!趙雯!”

      “那是……林清慧?幾年沒見這么美了,這是誰啊,介紹一下唄。”幾個女生湊了一桌,將他倆也拉上了桌。

      “好久不見,這是我男朋友,徐一博。”林清慧互相介紹了一下,那邊男生看見她也起哄了,是高中張星銳的室友,她之所以記得,是因為她給張星銳送過宵夜,就是那幾個接手的。

      “嘿,小慧越來越漂亮了,這是男朋友呢?昨天怎么沒見你在群里曬?”

      “那是人家故意藏著今天給你們驚喜呀!姐妹們你們說對不對!”趙雯大聲道,幾個女人沖林清慧豎起大拇指。

      “我家慧慧害羞,平時都是我讓她秀恩愛。”徐一博親昵的摸了摸她的頭發,感覺到耳根有些發燙,幸而頭發遮住了。

      “哎,你是徐一博,可不就是初中高中都粘著小慧的學弟?”一位女生眼尖的認出了徐一博。

      “我和慧慧學姐一直是鄰居,那時候就喜歡她了,可她說要學習,拒絕我好幾次,我就一直等她,還好終于等到了。”

      “哦~那你們幾時結婚呀!”眾同學起哄,林清慧拉了拉徐一博的衣服,正要示意他隨便糊弄一下得了,卻瞟到了張星銳不知何時已經在旁邊桌了,正有說有笑,看到她和徐一博有些詫異,下一秒又恢復了笑容。

      她回了一個微笑,也不知道他看見沒有,回頭,徐一博正深情款款的看著她……

      徐一博剛剛順著她的目光望去,張星銳那個笑容好像是祝福,他看向她,一時忘了掩蓋眼中隱藏不住的愛意,好像此刻,他真的是她的男朋友一樣,他多希望,這是真的……

      “親愛的來賓,請注意,張星銳先生,和夏曉倩女士的結婚典禮,此刻正式開始……”

      音樂和掌聲一同響起,禮儀同一身亮麗西服的張星銳已經站在了舞臺上,美麗的新娘在父親和哥哥的陪同下走上了舞臺,由父親將女兒的手交給了張星銳,他舉起新娘的手親吻了一下,而后新人致辭,在禮儀的見證下宣讀結婚誓詞,倆人的“我愿意”都說的特別響亮,最后交換戒指,新娘就要丟捧花了,趙雯拉著林清慧也去了,林清慧是不想去的,她腦袋里還是那句我愿意……

      新娘往后一拋,結果砸到了最外圍的林清慧手中……

      “哇!張星銳,你老婆是學體育的啊,拋這么高這么遠……”

      “清慧,下一個結婚的是你哦!是不是好事將近啊!”

      趙雯笑著拉著清慧坐回原位,徐一博正襟危坐的等著她。

      “看什么,拿著回去炒盤菜給你吃啊。”清慧把花丟給他,眾人直道,秀恩愛!

    柒 酒后親了他

      宴會上有人敬酒,徐一博要給她擋,她反倒主動敬同學們,徐一博干脆只給她夾菜,心里想著這大白天就得收尸了,結果某人好像喝的不怕了,一個勁的喝,在林清慧要去敬男生那桌時,他終于忍不住奪了林清慧的酒杯。

      “你干嘛,一博,我沒事~你就讓我喝最后幾杯,我們就回家,好不好~”那微醺帶著些嬌柔的語氣,他還是第一次聽的這么真切,所以無奈的放開了她,結果幾杯過去了她還在喝,絲毫沒有顧忌他說的話,徐一博怒了,拉著林清慧的手就出了宴會廳,到了陽臺。

      “別喝了,我帶你回去。”林清慧搖搖晃晃的好像不注意就要倒下,高跟鞋雖然是粗跟,也禁不住她東搖西擺,徐一博適時拉住了她,帶進了懷中……

      “一博~你干嘛,我沒醉……我只是,好困……”說著蹭進了他懷中,他先有些僵硬,這樣的擁抱來的太突然,于是將她緊緊抱住看是不是真的,林清慧動了動似乎是被箍緊了不舒服,徐一博松了一點。

    其實此刻她還有一絲清醒,只是心里好苦好苦,可是她不能表現出來不快樂,只能一個勁的喝酒談笑風生,此刻分外依賴這個懷抱,更是趁著些許醉意撫摸徐一博的唇,而后突然將他的脖子往下一鉤,踮起腳親了上去……

      她沒怎么接過吻,只是蜻蜓點水一下,正欲放開,徐一博卻一手抱住她,一手扶著她的頭,深吻了一番,只吻的口紅印了他嘴巴一周,倒添了一絲妖艷……

      “唔……”瞬間清醒,林清慧推開了徐一博,急匆匆的去了女洗手間,還心有余悸,她剛剛在干什么?還真的親一博了!這可怎么和伯父伯母交代啊!

    張星銳剛好路過,就見到了清慧同那個學弟忘情親吻的畫面,趕緊走開了,在洗手間門口點了根煙,吐著煙圈的時候看見清慧進了女洗手間,她面色緋紅,低著頭急沖沖的進去了,并未發現洗手間外面的人是他。

      “他……對你好嗎?”清慧剛出洗手間,就遇到一身煙味的張星銳,她努力的綻開笑容,“挺好的,你怎么樣?”

      “挺好的,你要幸福。”

      “嗯。”此刻她想,她已經放下了,那個先招惹她的男孩,那個她拒絕了的男孩,后來很長一段時間,男孩掌握了主動權,她追尋著男孩的腳步,一直到,再也追不上……原來開始,就已經注定了結局,而徐一博,應該是上天看她可憐,送給她的一份最暖心的禮物吧!。

      再見了,張星銳,你曾是我的萬里星河……

      徐一博,等著我。



     

     

      本文標題:輪軒一女多男小說 |寶貝把腿張開好深一點h

  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fjry.tw/article/64405.html

     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