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|湖南幸运赛车直播现场
主頁隨筆美文情感隨筆
文章內容頁

翹高辦公桌趴跪懲罰-快點 別看了 頂到我了

  • 作者: 晴天
  • 來源: 美文社
  • 發表于2019-08-04
  • 被閱讀
  • 李春花也是十分配合的笑了一聲,也是伸過手,將劉清的褲子往下拉了拉。

     

    裙子完全掀上去之后,劉清這才是猛然吞了口唾沫。

     

    雖然兩人年齡相差不大,但是李春花和張曉翠完全不是一個類型的。

     

    張曉翠是那種微胖的,所以感覺自然也是十分的好。

     

    而李春花則是不同,雖然說瘦,但是該挺的地方挺,該翹的地方,特別是那讓男人們心馳神往的地方,劉清更是猛然吞了口唾沫。

     

    劉清哪兒能受得了這么赤裸裸的視覺沖擊免不得仔細看了起來,直是讓人不由得心生欲念。

     

    感受著劉清的目光,李春花不由得有些緊張,然后輕輕拍了拍劉清的肩膀,略帶急促的說道:“快點,別看了,以后有的是時間讓你看個夠!”

     

    聽著李春花那急促的話語,劉清輕笑了一聲,沒看出來這個李春花這么迫不及待了,劉清也就遂了她的意愿,此時的劉清也是控制不住自己的那股勁兒,跟自己的理智叫囂著。

     

    聽著里面開始響起的陣陣呼吸聲,坐在門口的張曉翠嘴角不由得掛上了一絲笑意。

     

    雖說這事荒唐,但是其實仔細想來,倒也沒什么。

     

    反正這些村里的漢子一個個都不是省油的燈,雖然打著為了家里好的旗幟出門去打工。

     

    但是實際上,有幾個男人能忍得住,還不是在外面該怎么玩怎么玩。

     

    甚至于,去年還有幾個女人連伙上門來找人!

     

    所以,張曉翠的心底,是沒有哪怕一絲的愧疚感的。

     

    時間匆匆而去,特別是這六月,炎熱的空氣仿似會讓人忘記時間一般,一眨眼的時間,太陽就已經是即將落山了。

     

    張曉翠聽著里面終于平息下來的聲音,她笑了一聲,笑瞇瞇的回家去煮飯了。

     

    而這會,李春花也是如同方才是張曉翠一般,乖巧得如同一只小貓一般蜷縮在了劉清的懷里。

     

    “怎么樣,我行不行啊?”

     

    到底是沒經歷過多少房事,所以雖然劉清現在已經過了那勁兒,但是還是讓人咂舌。

     

    李春花笑了笑看著劉清動了動一臉的壞笑。。

     

    李春花不由得輕吟了一聲,然后拍了拍劉清的胸口,滿面春光的說道:“行!我的男人怎么會不行呢!”

     

    劉清輕笑了一聲,沒有說話,只是摟著李春花,眼睛里不知道再想些什么。

     

    “以后,我可是你的人了,你要負責啊!”

     

    看著劉清沒有搭理自己,李春花輕輕的把腿給夾緊了,然后媚聲說道。

     

    聞言,劉清看了她一眼,然后苦笑了一聲:“你可是都和人登記了的,我要怎么對你負責啊?”

     

    李春花輕笑了一聲,然后伸過手,離開了劉清的身體…,用手輕輕的套動了起來:“就用它負責啊,只要你想,我隨時都等著你。”

     

    劉清笑了一聲,然后起了身子,開始穿起了衣服:“時候不早了,我先回去了,太晚上山不安全,以后想我了,就來叫我。”

     

    李春花也是應了一聲,沒有再說什么,而是靜靜的躺在床上,感受著剛剛和劉清一塊兒恩愛過后的余韻。

     

     文學

    回到道觀,劉清吃過晚飯,深吸了一口氣,開始整理起了明天準備拿到縣里去趕集賣的東西,不過想到自己已經有了兩個女人,心底卻是沒來由的一陣暢快感。

    劉清到底也是在這村子附近住了這么多年,對于這些村里的一些情況也是有一定的了解的。

     

    就比如張曉翠她們這些留守婦女,婚約實際上只是一紙束縛她們自由的文書,如果運氣好的話,可能會在晚年老公才會收心回家,如果運氣不好,恐怕這一輩子也見不上幾面。

     

    因此,他和張曉翠她們之間的關系,劉清并沒有哪怕一絲一毫的負罪感,反而是憑空多出了一些責任心。

     

    畢竟現在劉清自己也只是能保證自己的溫飽而已,若是想給張曉翠她們一些幫助,那就需要一些錢了。

     

    索性劉清自己平時修煉的時候,也是會上山采擷藥材,所以道觀后院里,還是曬得有很多的藥材的。

     

    今天就是縣城的趕集日了,劉清背了一個小背簍的人參,搭了鄉親的牛車,朝著縣城去了。

     

    這些藥材價值多少,實際上劉清自個兒也是不清楚,反正他自己用著感覺效果很不錯,一百塊一根,想必應該能賣出去吧?

     

    劉清坐在車上,美滋滋的想著。

     

    “小道士,咱就只能到這了,再進去也不讓進了,你自己走吧,往前走個幾百米就到集市了。”

     

    城外,那趕牛的老者對著劉清說道。

     

    劉清應了一聲,下了車,直直的邁著步子朝著城里走去了。

     

    看著城區邊緣的那些高樓大廈,劉清贊嘆的咂了咂嘴巴,同時有些小心的甩了甩腳,把鞋子上的泥給甩了出去。

     

    平日里他都是去鎮上趕集的,來這從江城,他是第一次。

     

    因為感覺自己的藥材賣個一百塊一根,那小鎮壓根不會有人買,所以他才來的這邊。

     

    集市里此刻已經是人群嘈雜了,劉清費了好半天的勁,才是找到了集市的邊緣,蹲了下來,然后把自己的小背簍給放到了身前,等著人來買。

     

    “喲,你這穿著,是個道士?”

     

    等了有一會,一個看上去就肥胖不已的胖子走上了近前,對著劉清問道。

     

    “買東西么?”

     

    劉清沒有回話,而是指著自己的藥材問道。

     

    那人皺著眉頭看了一下,然后才是試探性的問道:“你這是人參?”

     

    “對啊,山里的野參,一百塊一根!”

     

    劉清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。

     

    聞言,那人一愣,然后嗤笑了一聲:“野山參賣一百?你是傻子還是我是傻子?”

     

    說罷,直接是擺了擺手,走了。

     

    那人的反應讓劉清微微一愣,畢竟這種野山參,在他們那窮鄉僻壤,想吃就自己去挖,所以他不知道是自己賣高了還是賣低了。

     

    劉清咬了咬牙,回想著剛剛那人的反應,直覺告訴他,自己……應該是賣高了!

     

    看樣子城里人也不是不識貨啊,不行,待會得降價!

     

    劉清皺著眉頭想了一下,然后認真的點了點頭,果斷的認為是自己賣高了!

     

    “王姐,這可不是鬧著玩的,連靈藥堂都沒得賣,你拉我來這里找什么!”

     

    就在這個時候,不遠處響起了一個十分甜美的女聲。

     

    剛剛嘗過滋味的劉清對于女性自然是特別敏感,當下循著聲音看了過去。

     

    只見一個看上去約莫二十三四歲的女子,正一臉不耐的對著身旁的那個約莫三十來歲的少婦說著些什么。

     

    這女的穿著白色襯衫和一條緊身牛仔褲,把一身身材給顯現得凹凸有致,加上那一副明顯保養有加,甚至感覺能滴出水來的臉龐,讓劉清下意識的吞了口唾沫。

     

    劉清正看著那,那大媽的眼神卻是突然朝劉清看了過來,讓劉清下意識的收回了目光。

     

    沒成想,兩人很快就邁著步子,朝著劉清這里走過來了。

     

    剛一過來,那大媽就蹲下了身子,從那小背簍里拿出了一根野山參,仔細的看了起來。

     

    越看,她的臉色就越是驚異。

     

    “王姐,真的?”

    本文標題:翹高辦公桌趴跪懲罰-快點 別看了 頂到我了

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fjry.tw/article/66906.html

   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