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|湖南幸运赛车直播现场
主頁隨筆美文情感隨筆
文章內容頁

寶貝太大要漲壞了 車上,腰一沉刺進去,不停地

  • 作者: 晴天
  • 來源: 美文社
  • 發表于2019-08-15
  • 被閱讀
  • 李老漢心里苦笑,蘭芳哪里知道,他剛被王寡婦趕出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行了,別說了,老漢我的婚事不用蘭芳妹子你來操心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沒什么大本事,但是很聰明,他決定賺一筆錢,去征服王寡婦,然后把王園園許配給他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故意逗李老漢,“李大哥,我要是嫁給你,你是什么想法?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說著話,蘭芳的眼珠亂轉,她打起了房子的注意,合計著跟金貴弄個計策,得到李老漢的房子,那就好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蘭芳妹子,話不能亂說,金貴是你的男人,好好過日子比啥都強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說這話的時候,李老漢也不臉紅,明明也有意白占蘭芳的便宜,還讓人家好好過日子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金貴那死男人整天跟人家去賭,家里都快被他給敗光了,再這樣下去,我遲早會被他賣掉。”蘭芳埋怨道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委屈的都快哭了,李老漢走過去把她摟進了懷里,“蘭芳妹子,你把后果告訴金貴,不讓他賭就行了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李大哥,俺說的話要是管用,他早就不會賭了,他已經上癮了,俺攔不住,惹急了他,他還會動手打俺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說的可憐兮兮的,只是李老漢不買她的賬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要知道蘭芳沒少偷男人,沒什么比這種報復更加狠毒了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見李老漢不為所動,蘭芳伸手放在了他的胸口上,“李大哥,俺能搬你家來住嗎?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“不行,不行,老漢我習慣一個人在家住了。”李老漢果斷拒絕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把李老漢推在了椅子上,之后坐在了他的大腿上,“李大哥,先不提這個了,我想了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抓住了李老漢的手放在了自己的胸脯上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頓時有了反應,什么金貴見鬼去吧,抱起了蘭芳走向坑前。

    李老漢輕輕的把蘭芳放在了炕上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環手摟住了李老漢的脖子,“李大哥,不要起來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低頭在蘭芳的臉上啃了一口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已經迫不及待,“李大哥,來吧,不要疼惜我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不是王園園的那種小姑娘,一般男人不是蘭芳的對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但蘭芳有種感覺,單身幾十年的李老漢,肯定能讓她知足一次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著急忙慌的解開了扣子,不忘說道:“李大哥,我以后天天來找你。”

     

     文學

     

    嚇得李老漢說:“別別別,一次就好,你要是這樣的話,那我可就不來了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買賣不成仁義在,李老漢只想跟蘭芳玩一次,因為他非常清楚常在河邊走哪有不濕鞋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像這種偷人的事情做一次就好,否則被金貴發現,他就算被打死,別人也只會說他的不好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氣憤,李老漢這家伙竟然想吃干抹凈,而且,他一個四十多歲的單身男人,憑什么嫌棄她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但是為了得到李老漢的房子,蘭芳忍住了,強顏歡笑,“李大哥,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說,俺們現在辦正事要緊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有想,李老漢單身一個人,也沒什么親戚,只有蘭芳跟他睡過,房子不給她給誰?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說的有道理,李老漢準備辦事,他就不相信蘭芳敢把這事告訴金貴,到時候魚死網破,誰也得不了好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著急忙慌的脫掉了背心,貼在了蘭芳的身上,互相取暖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昨天由于是晚上,蘭芳并沒有看清李老漢光著膀子的樣子,哇了一聲,“李大哥,原來你連腹肌都有,好好看啊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蘭芳忍不住把手放在了李老漢的膀子上撫摸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不務正業,有事沒事的就去下河抓魚,身體素質還是可以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感覺出來了李老漢的強壯,蘭芳興奮,雖說她之前偷的男人年齡小,但還真沒有一個人比李老漢強壯的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被蘭芳摸的有了反應,直接上下其手,把蘭芳給弄的大氣連喘。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的手勁也大,蘭芳夸贊道:“李大哥,你的勁真大,快點,直接來吧。”

     

     

    李老漢恍然大悟,看來蘭芳背著金貴偷男人是有原因的,怕是金貴不行,根本就不能滿足蘭芳的需求。

    本文標題:寶貝太大要漲壞了 車上,腰一沉刺進去,不停地

    本文鏈接:http://www.ffjry.tw/article/67482.html

    湖南幸运赛车如何办理